汪清英烈网

李 光

来源: 发布时间:2016/5/16 1:38:13


wz鏉庡厜.jpg

    东北抗日战争初期,在东满战场上活跃着一支威震敌胆的小部队---汪清别动队。他们骁勇善战,战而必胜,虽然存在的时间不长,却在东北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这支别动队的队长,就是敌人悬赏“捉拿“的李光同志。

    李光,又名李秉龙,朝鲜族。1905年生于朝鲜咸镜北道钟城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10年,日本帝国主义吞并朝鲜后,李光一家不愿做亡国奴,便逃亡到中国,在延吉县依兰沟落了脚,在这里,李光读完了小学,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1926年,李光于延吉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延吉县立大房子第二十一小学任教。1928年出任蛤蟆塘乡政府文书,翌年任乡长。

    李光当乡长期间不作威作福,不仗势欺人,他为人正直,办事公道,作风正派,深受当地百姓的拥护和爱戴。这时,正值马列主义在延边广泛传播,反帝反封建运动风起云涌,李光有爱国热情,倾向革命,常利用职务之便暗中帮助革命者活动。

    1930年5月,在中共东满特支的领导下,开展了席卷全东满的大规模反帝反封建群众斗争。蛤蟆塘人民为摆脱日本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统治的枷锁,也组织起来开展了杀汉奸。斗地主、夺粮食度饥荒的斗争。这些斗争都受到了李光的支持和协助。每当革命者或革命群众被捕时,他都想方设法帮助营救。

    一次,蛤蟆塘的小学教师、学生和一些群众准备参加示威游行,刚在操场上集合好,保卫团就放着枪朝他们跑来。教师们赶紧组织学生散开往外跑,但还是有十多个年纪较小的女学生被敌人抓住关了起来。李光得此消息后,立即到保卫团交涉,以乡长的身份担保,才使这些被捕的学生得到释放。

    在“红五月“革命风暴中,李光和蛤蟆塘早期共产主义者金相和有了接触,并在不断的交往中成了莫逆之交。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当前的政治形势、人民的危难和国家的危亡。但随着革命烈火的燃烧,日本帝国主义者与封建军阀对革命的镇压也步步加紧、日益疯狂。这年的腊月,国民党东北军驻敦化第七团团长王树堂同以南大官、全守正为首的“韩国联合会”反动武装勾结在一起助桀为虐,在东满一带捕杀。监禁革命者竟达千人之多,李光的挚友金相和也在蛤蟆塘大房子被敌人残害。每当李光想起好友那被割下来挂在树上血迹模糊的头颅时,心中就充满了悲愤。他敬佩金相和的坚强,痛恨敌人的残忍,同时也坚定了他革命的决心。他开始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并于1931年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在党的直接领导下,更加坚定地走上了革命斗争的道路。他常以乡长的公开身份作掩护,积极完成党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并及时获取敌人的情报,给当地党组织的活动提供了方便。

    “九.一八:事变后,“救国军”、“山林队”等自发的抗日武装纷纷建立起来。为使这些抗日武装能在中国共产党的统一领导下共同抗日,党组织选派许多优秀党员、团员到各抗日队伍中做宣传教育工作。

    1932年3月上旬,中共汪清县委决定派李光等九名党、团员到王德林救国军吴义成部工作。王德林救国军,原为旧吉林边防军第二十七旅第六七六团第三营。“九。一八”事变后,在东满群众及部下强烈的抗日要求推动下,于1932年2月毅然举旗抗日,组成了中国国民救国军,王德林任总指挥,吴义成任前方司令。

    李光等参加救国军后,吴义成对他们存有戒心,把他们编为救国军“别动队”,只发给李光他们一支手枪和几枚东宁造的麻尾手榴弹,让他们做通讯联络或运输工作。为了武装自己,李光率领别动队找到了过去朝鲜独立军埋藏的五支步枪和一些子弹,以此为基础,他们袭击了蛤蟆塘前河屯外号叫“蛤蟆王”的反动地主樊喜久,夺枪七、八支,装备了队伍。从此,李光经常带领别动队袭击敌人,夺取武器,并与汪清游击队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取得了不少胜利,队伍也不断扩大。

    1932年6月,李光了解到鸡冠乡影壁村有个名叫赫丛喜的财主,不仅敌视抗日游击队,而且积极投靠日本侵略者,妄想发国难财,便带队前去镇压了这个财主,把他的粮食、财务分给了贫苦农民。接着,他们又袭击了牡丹池的敌人,夺取武器6件。7月间,李光还率部和汪清县游击队一起伏击石岘自卫团,缴获武器十余件。9月,别动队和汪清县游击队配合,于蛤蟆塘马鹿沟口伏击伪满军混成十三旅孟营一个排,经半小时战斗取得了胜利。

    在那戎马倥偬的战争年月里,枪林弹雨的战争岁月中,李光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别看他长得眉清目秀,俊秀中还带有几分斯文,但打起仗来可不含糊,他英勇善战,指挥才能出众,每次战斗都能取得胜利。由于李光的别动队使敌人严重威胁,因此,敌人千方百计地想消灭李光和他的别动队。蛤蟆塘伪保卫团听说李光辞掉乡长后进山参加了抗日队伍,还带兵打了不少胜仗,也到处抓李光,并悬赏一千元买李光的人头。

    1932年农历11月,李光在汪清县大北沟与日本守备队交战了3次,消灭大批敌人,其中还有一名日本守备队队长,但李光不幸负伤。李光养伤期间,狡猾的敌人在“讨伐”、“扫荡”中专门烧毁汉族居民的房屋,恶意制造民族隔阂,企图分化瓦解别动队。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李光不顾伤痛,东北西走,用生动有力的事实到处宣传解释,揭穿了敌人的阴谋诡计,并通过同汉族结拜把兄弟等形式,使朝汉两族更进一步团结起来。

    1933年3月中旬,中共东满特委准备在汪清县小汪清抗日游击根据地马村召开军、政扩大会议,李光也带队赶来参加这次会议。当会议正要召开时,接到了日为讨伐部队3000余人以“分进合围”的战术向小汪清抗日游击根据地马村进犯的情报。东满特委立即召开了军事会议,作了兵力部署,联合救国军千余人,提出“保卫根据地,寸土不让”的口号。李光别动队的任务是阻击从大肚川沟口进犯的敌人。接到任务后,他带领队员踏着冰雪连夜奔赴阵地,在阻击的要到口上埋伏好,选择有树木掩护的高地布置了机关枪火力。

第二天拂晓,敌人出现了。在雪地里埋伏了许久的战士们,立刻忘记了寒冷兴奋起来。李光“打”的喊声未落,密集的子弹就一起射向敌人,机关枪的火力也交织在一起,压向敌人。正在行进的敌人突然遭到这意外的打击,一时慌了手脚,但他们很快在指挥官的组织下拉开了阵势,向别动队进行反击,敌人的飞机也在上空盘旋助战。激烈的战斗一直进行到黄昏。

    打退敌人的几次进攻后,为了补充弹药,迎击敌人的再次反扑,李光和战士们利用战斗的间隙到阵地附近搜缴敌人丢下的武器弹药。忽然,他们发现在离阵地不远的一片松林里,有一辆日本军用汽车。到近一看,车上装有许多子弹,汽车的发动机已被破坏。当他们惊异地沿松林小心地向前搜索时,又在松林外不远的一条河边上发现了依据日本兵的尸体,离尸体不过十几步远的一块石头下压着一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小纸条,上面用日文写道:

    我看到你们撒在山沟里的宣传品,知道你们是共产党的游击队。你们是爱国主义者,也是国际主义者。我很想和你们会面,同去打倒共同的敌人,但我被法西斯野兽们包围着,走投无路。我决定自杀了。我把我运来的十万发子弹赠送贵军。它藏在北面的松林里。请你们瞄准日本法西斯射击。我虽身死,但革命精神长存。祝神圣的共产主义事业早日成功!

                     

 关东军间岛日本辎重队

                        共产党员  伊田助男

                         1938年3月30日


    看完字条,李光和战友们的眼睛湿润了,他们被伊田助男的壮举深深地感动,默默地摘下帽子向这位伟大而不可敬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表示哀悼。李光对战友们说:“我们的抗日斗争是得到包括日本共产党在内的一切国际反法西斯人民的支持的,我们的抗日斗争一定会胜利。”李光小心翼翼地把字条放在挎包里藏好,并让战士们把伊田助男的遗体和战士们遗体放在一起。(战斗结束后小汪清根据地的军民在马村为伊田助男举行了追悼会,将他的遗体和战士们的遗体掩埋在一起,并将当时的“马村小学”改称为“伊田小学”)在伊田助男精神的鼓舞下,战士们更加勇猛顽强地打击敌人,终于获得了战斗的胜利。

    战斗结束后,根据地的青年纷纷加入别动队,红色自卫队中的部分队员也被选编到“别动队”,使李光的队伍扩大了一倍,因此,东满特委决定,在此次战斗中各部所获武器首先补充给别动队。

李光别动队的不断壮大,使敌人更加惶恐不安。敌人分化瓦解不成,就又施一计,收买了山林队的队头“同山好”。

    “同山好”原名叫王兴美,他从山东逃难到东北后,以种大烟为生。由于日寇的不断讨伐使他发财的梦想破灭,便拉起了山林武装队,在老黑山一带占山为“王”。他得知岳父赫丛喜被李光别动队处决后,就对李光怀恨在心,常以别动队的名义抢劫百姓,破坏别动队的名声。

    1933年5月初,“同山好”谎称愿意接受李光的收编,要求李光前去接洽。为了扩大抗日武装,消除“同山好”给别动队造成的不良影响,李光不顾同志们的劝阻,带领10余名战士冒险前往。“同山好”一看李光果然“上当”就百般煽动他的士兵,以报民族仇为名,乘李光等人不备,把李光等人抓了起来。李光被吊在一棵大树上活活勒死,其它战士也惨遭杀害。在抗战史上名声显赫的别动队队长李光,没有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下,却被中华民族的败类,侵略者的走狗所杀害。李光牺牲时年仅28岁,壮志未酬就失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噩耗传来,别动队的战士们义愤填膺,纷纷要求围剿山林队,活捉“同山好”。

    5月30日,别动队和汪清、延吉、珲春、和龙四县游击队,联合发布了《为走狗同山好进攻别动队告中韩兵民书》

    7月4日,游击队抓获了“同山好”,处决了这个罪大恶极的走狗,为李光等同志报了仇。


汪清英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