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清英烈网

李 宋 一

来源: 发布时间:2016/5/16 1:33:43


   

        李宋一,亦叫宋一(绰号叫小个子、大布衫子),朝鲜族,日本留学,1903年生于延吉县五道沟。李宋一家境贫寒,13岁才上东村私立学校学习。

        李宋一从小懂事,孝敬父母。他在学校里,特别认真学习,所以各科成绩都是全班第一;他团结同学,热与帮助同学的学习,所以同学们都称他为“小先生”。1922年末,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五道沟私立学校考取了龙井大成中学。

        在中学,李宋一是尊敬师长、埋头学习、善于研究的人。大成中学有是东满进步教师和爱国志士集中的文化摇篮。李宋一在这里深受其影响从思想上发生了很大变化。他积极接触进步师生,在他们的帮助和教育下,开始走上了革命道路。他如饥似渴地阅读进步刊物,积极参加了学生运动。1925年12月他毕业大成中学,在老师的极力推荐下,于1926年初离开家乡到日本留学。在日本他刻苦专研日语,他的日语成绩提高得很快,人又长得像日本人,所以不少人都以为他是日本人。

        “九.一八”事变后,我东北的大好河山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作为中国人的李宋一果断作出决定抛弃继续深造的良好机会,选择了回国反日救国的道路。

        1931年末,李宋一回国,在北满穆棱一带搞地下工作。不久,组织上派他到东满特委当秘书。从此,他有机会经常接触东满特委书记童长荣,因李宋一汉语说得不好,他和童长荣(日本留学生)之间经常用日语对话。

        1932年初,汪清抗日斗争形势非常高涨,特别是7月以后,在全县范围内,相继建立了五个抗日游击区。11月,中共东满特委机关从延吉县王隅沟转移到汪清县小汪清游击根据地和汪清县委机关合署办公。这时,李宋一也跟随中共东满特委书记童长荣来到了汪清县小汪清马村梨树沟。

        李宋一一来到汪清后,虽然特委秘书工作很忙,但他经常抽出一些时间到二区汪清苏维埃政府班子指导区政府秘书工作。他指导秘书如何整理文件资料,又经常帮助秘书草拟区政府的实施方针或各种命令以及区领导讲话稿。

        1933年6月,因左倾错误路线的干扰,在小汪清游击区内开展所谓“反民生团”斗争。汪清县两位县委书记被打成“民生团分子”,11月在小汪清马村梨树沟口含冤被害。是月,中共东满特委派李宋一担任中共汪清县为书记,此时是汪清县对地斗争最艰苦的年代。但是,在县委和李宋一的积极努力下,以小汪清为中心的全县抗日游击根据地逐渐巩固,统一战线更加密切,县委和抗日游击队对人民群众和反日部队(救国军)的影响也逐渐扩大,直接威胁了日本侵略者的殖民统治,使日为统治惊恐万状。

        进入冬季以来,日本侵略者频繁地对以小汪清为中心的全县各抗日游击区进行军事大“讨伐”。面对敌人穷凶极恶的进攻,县委书记李宋一号召各级党组织和人民团体,誓死保卫用鲜血建立起来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11月初,日本侵略者兵分两路进攻汪清县第五区所在地泗水坪和二区所在地的马村。驻图们。百草沟的数百名伪满军警配合日军守备队向嘎呀河游击区所在地泗水坪夹攻。汪清大肚川和凉水泉子日军守备队也带领数百名伪满军警小汪清游击中队和区干队员,他们响应县委书记李宋一的号召,在区委的积极协助下,依靠广大群众和少先队员,艰苦奋战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讨伐”围剿。

        进攻小汪清游击区的敌人也受到了县游击大队的英勇阻击,经3天的阻击战共消灭了200多名伪军,缴获了迫击炮4门,步枪250多支,子弹2万余发。

        11月17日,日本侵略者慌忙调遣1500余名日伪军警,推行所谓“第二期治安肃正计划”对小汪清游击区包围起来,修筑集团部落,加强保甲制度,严密封锁小汪清游击根据地,同时猖狂进攻根据地。敌人把攻击重点放在小汪清游击根据地马村,使用轻重武器,特别是在日空军的配合下实行极其野蛮的抢光、烧光、杀光的“三光政策”企图一举把小汪清根据地变成无人区。当时日本“高等警察报”也曾有这样的记载:“两天内根据地周围部落(村庄)全部烧光,老百姓为躲避讨伐队到深山盖起的草房也无例外全部烧掉。他们躲藏的山洞也全部被破坏了,到处设有岗哨,根绝共匪”。

        面临敌人的军事大“讨伐”县委书记李宋一临危不惧,依靠群众开展了军民联合的抗日敌战。他动员群众团体,组织群众克服饥饿和严寒支援前线的作战部队。

        寒冬腊月,小汪清游击区内的群众生活非常艰苦。敌人在根据地周围的每个山头安排一个班兵力的日伪军固定岗哨,又派巡逻队昼夜注视游击区。这还不算,还经常派兵到游击区内进行“扫荡”根据地内人群众为了躲避敌人的“讨伐”,在深山密林里和敌人周旋。他们没有充足的粮食又不敢生火,那情景无法用笔墨表达出来。“讨伐”队上来人们爬在雪地上,连气也不敢大喘,有一位孩子的母亲,为了大伙儿的生命安全,用奶头堵住婴儿的嘴,时间过长,婴儿窒息死亡。还有妇女含着泪水用颤抖的双手掐死自己的亲骨肉埋在雪地里。县委书记李宋一亲眼目睹这一情景,心像刀割似的非常难受。他为了解除群众痛苦,一面领导游击大队在前线和敌人鏖战,一面组织赤卫队和自卫队几次到敌后去搞粮食,但都失败了。根据地内的群众生活越来越艰苦,每天都有冻死。饿死和遇上讨伐队被打死的。

        在此情况下,李宋一和县游击队政委南昌益决定攻打敌后方大肚川(现汪清镇)迫使敌人撤军。

        1934年1月初的一天,李宋一和南政委来到游击二中队驻地梨树沟口作战前动员。他说:“马村根据地被敌人包围以有一个来月了。因为野蛮的日本侵略者的封锁,我们的人民群众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为了迫使敌人撤军,我们利用敌人后方的空虚,袭击大肚川,解除群众的痛苦。同志们!要勇敢作战,克服各种困难,必须两个小时急行军赶到大肚川”。

        游击队员们巧妙地穿越敌人封锁线,只用一个半钟头的急行军来到大肚川。日军留守一个小队日军和两个小队满军守护。攻击战开始了。日伪军虽不知我军真情,不敢轻举妄动,但他们依靠轻重武器拼命地顽抗。游击队组织两次冲锋都没有成攻,反而伤亡一些战士。

        在此种情况下,李宋一果断地作出决定,不要打消耗战,要好好教训教训敌人。他让南政委指挥一部分兵力佯攻诱惑敌人,自己指挥一部分队员到附近商店弄来火油,爬到敌人仓库和马草堆上浇上油,点着了火。不久,熊熊大火吞没了敌人的仓库和草堆。敌人眼睁睁地看着仓库和草堆燃烧,只能疯狂的扫射,不敢出来救火。天快要亮了。李宋一和南政委指挥部队撤回根据地。

        返回路上,他们在满河村(现东光镇境内)附近遭遇了不到一个排的伪满军,双方开火了。不到半个钟头,满军死伤数人,其余的狼狈逃回了太平村(现东光境内)。原来这些满军是给“讨伐队”送年货的,没想到游击队在这里缴获了不少东西。看到这些丰盛的东西,李宋一首先想到的是游击区医院的伤员,他命令战士们把缴获的东西全部送到游击区医院慰问伤病员。

        经过50多天的战斗,根据地内的游击队员逐渐减少,伤员日益增多,弹药也不多了。因为敌人的封锁从敌占区搞不到任何粮食而且在游击区内储藏的粮食也被敌人发觉全部烧掉。根据地的口粮很困难,在一线战斗的战士们,一天只能吃一顿稀饭,饿了采摘刺玫果、冻山梨等野果和树皮来充饥,三九严寒无房住,又不能随便燃起篝火取暖。作战一天,精疲力尽的抗日军民只能依靠大树艰难地度过日日夜夜。但是经过多年磨练的献身于抗日救国事业的英雄军民并没有在敌人的刀枪面前屈服,也没有被困难所吓倒,他们仍然活跃在磨盘山下,战斗在汪清河畔。

        为了使小汪清游击区早日从日军的包围中解脱出来,李宋一指示全县各区委积极行动起来,配合反日部队(山林队)扰乱敌人的后方。各区委响应号召配合反日部队破坏的人的运输线、切断电话线、袭击日伪军用仓库,有效地支持了小汪清根据地的反“讨伐”战斗。

        这次反“讨伐”战斗,虽然击退了敌人数次进攻,但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不少党员和游击队员光荣牺牲。根据日益恶化的环境,为了保存革命有生力量,李宋一毅然作出决定突围。

        1934年,1月,县委组成两个突围队从西边和南边突围。第一队由县委机关、游击大队、老弱病残组成,由县委书记李宋一负责从北边突围;第二队由强壮的群众和游击二中队、县赤卫总队、二区自卫队组成,由南政委负责从南边突围。

        这天深夜,第一突围队在李宋一的领导下,按照事先侦察好的路线,游击队在前面开路,老弱病残在中间,县委机关工作人员在后,开始突围了。游击大队巧妙地占领了小汪清东沟口 的伪军碉堡,顺利地通过了敌人第一道防线。突围队伍正好过尖山子村时,和日本人指挥的警察巡逻队遭遇,双方开火了。县游击大队以优势兵力一举打退了巡逻队,通过了敌人第二道防线。此后,县委机关在前,游击大队在后和尾随的敌人边交战边护送突击队伍,安全地转移到了汪清县第一区所在的腰营沟。

        第二突围队也是同一天深夜,有南政委指挥,开始突围。县游击二中队、赤卫总队和二区自卫队利用夜幕分头消灭了两个山头的岗哨(每个山头有一个班兵力的岗哨),冲出了第一道防线。不久在前边引路的游击二中队和敌人巡逻队遭遇接火。在南政委的指挥下,游击二中队、赤卫总队、自卫队集中火力猛打巡逻队,数百名群众也呼喊助威,日军巡逻队不知真情,只好丢下几具尸体,往太平沟撤退了。第二突围队留下游击二中队,在满河一带堵住敌人的追兵,赤卫队和自卫队掩护群众连夜经过新兴、西崴子往蛤蟆塘转移。

经过这次反“讨伐”战斗,小汪清、嘎呀河游击根据地严重的被破坏,数十名党员和不少游击队员光荣牺牲,数百名群众被屠杀。特别是深受东满人民爱戴的中共党满特委书记童长荣同志也光荣牺牲,给东满抗日救国事业带来了极大的损失。

        1934年3月,为了加强现有根据地的领导,李宋一在县委所在地腰营沟派人到蛤蟆塘、罗子沟区委充实了领导力量。为了迅速恢复已被敌人破坏的两个游击区委的正常工作,派金云范在小汪清、朱日富在石岘组织疏散的党员重建了区委。同时,为了加强全县的武装力量,与“山林队”结成统一战线联合抗日。县游击大队也以中队为单位分头到几个地方活动,二中队在满河一带、三中队在大荒崴(现大兴沟境内)一带。四中队在腰营沟、五中队在地头砬子、一中队打游击。他们边开展武装斗争,边扩充武装力量。与此同时派地下工作人员到敌后去工作,掌握敌情,争取主动。

        是年3月31日,根据中共满洲省委关于“努力扩大人民武装”的指示精神,汪清县游击大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二军独立师第三团。三团主要活动在汪清境内,他们积极配合县委,在全县各地以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开展了游击战争。

        1934年5至6月开始东满部队分成两个支队向安图县车厂子和汪清县罗子沟方向 转移,独立师3至4团向罗子沟方面出击。

        6月28日,人民革命军占领了罗子沟。罗子沟失守后,敌人的反革命镇压更加猖狂,对山区和边远地区的军事“讨伐极为频繁,对 各个抗日游击根据地分割封锁,并利用大量的特务,对革命队伍进行瓦解破坏活动。不少党、团员和抗日军民被捕或杀害、此时,游击区的群众生活越来越困难,环境越来越恶化,有一些意志不坚强者开始动摇。为了稳定军心、民心,李宋一亲自到各个游击区去视察,并帮助区委做稳定工作。

        9月初,大荒崴根据地召开群众大会,县委书记李宋一亲自到会讲话。他说:“....抗日救国战争是长期的任务,我们每个人都要从思想上作好准备,要横下一条心和鬼子战斗到底。现在游击区内有些人开始动摇了,怕日本鬼子了。我看日本鬼子并不可怕,我们团结起来共同对敌,日本鬼子早晚会被我们赶出中国去。同志们,因敌人的封锁,游击区内的生活很艰苦,特别是粮食问题,没有粮食,我们是无法坚持革命的。抗日军民要总动员解决游击区的粮食问题,我们要想尽办法,到敌后去搞粮食,从敌人手里夺粮食,把抗日救国斗争进行到底。“

        1935年11月末,李宋一走遍全县各游击区之后,从县委机关抽出一些同志组成粮食工作组派到敌后去工作。金XX被派到老松岭(现黑龙江省和吉林省的交界处)日伪经营的木材所工作。他的主要任务是搞粮食和动员工人参加人民革命军部队。12月初的一天,三团四连和五连突袭了老松岭木材所,金XX指挥秘密组织起来的工人骨干做内应很快消灭了木材所的日伪警察,缴获了大量的白面。战斗结束后,四连长公开动员工人参加抗联部队,并组织全体伐木工人,人背、牛马驮,把全部的白面运到春阳大梨树沟(今大兴村)东沟离大荒崴游击根据地较近的地方藏好后,不愿参加抗联部队的工人给路费回去,其余到大荒崴根据地去了。

        1935年2月,李宋一又接到了从敌后来的一封密信。信上说最近一两天内,日本鬼子从大肚川往罗子沟运一批军粮。李宋一立即和三团团长赵春学研究,决定突袭运粮队,解决根据地的粮食问题。2月末的一天,三团和柴、史、吴救国军部队埋伏在敌人运粮队必经之道上。下午三点钟,果然有两百来名日伪军运粮队押送十几辆军粮车进入了伏击圈,赵团长一声令下,我军以优势兵力并依靠有利地形一阵猛打,敌人抵抗不住,扔下一百来具尸体和几十辆粮食车狼狈逃命了。

        2月24日,李宋一怀着战斗胜利的喜悦心情参加了东满特委在大荒崴召开的党员特委联席会。在会上,李宋一被选为东满特委宣传部长。3月3日会议圆满结束。李宋一回县委所在地,传达了会议精神并分头到各区委贯彻落实东满特委大荒崴会议精神。

        日伪组织对李宋一书记恨之入骨,想尽办法杀害他。1935年3月13日,间岛协会写了封信诬陷李宋一,因此李宋一被打成“民生团分子“逮捕,于腰营沟含冤被害,这一年李宋一33岁。

 

汪清英烈网